头像

如同每一個想要報仇的人一樣。

  • 公开群组
  • 8个月, 2周前
  • 0

    回复

  • 1

    会员

描述

凱爾特也被心中的仇恨折磨的蝕骨撓心。

看見譚暮白終於落在了自己的手裡,他心中的快意,不比統治世界少多少。

而約瑟看著手握·軍·刀朝著譚暮白一步步走過去的凱爾特,卻是後退一步,將整個身體倚在了牆上。

不只是因為疲憊,還是因為驚恐跟對未來的擔憂。

她走到這裡,看著中刀倒在地上的莫君澤,心中就已經有些難以支撐了。

除了背靠著牆壁勉支撐,她想不到更好繼續下去的辦法。

凱爾特走到譚暮白的病·床·前。

本以為譚暮白會一直如同重症自閉患者一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可是,他居然發現,譚暮白的目光變了。

她空洞的眼神裡面,有了焦點。

並且,轉過頭,朝著自己看了過來。

凱爾特看到她眼中的焦點,嚇了一跳,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,並且怒罵:「你裝病?!」

譚暮白沒有回答。

只是靜靜的看著她。

就算是眼中已經有了焦距,可是,臉上依舊是毫無表情的。

看起來,並不像是一個生動的正常人。

約瑟看到凱爾特的反應,無情的嘲笑他:「怎麼,她不過是轉了個頭,你就被嚇成這個樣子了?」

凱爾特被約瑟嘲諷,有些惱羞成怒:「你閉嘴!」

約瑟哪裡會聽他的話閉嘴,她不僅沒有閉嘴,還繼續道:「要動手就快一點,沒聽說過反派死於話多嗎?你不快點動手,必然會成為一個話多且死掉的反派!」

凱爾特冷笑:「譚暮白都已經是瓮中之鱉了,我早一點動手還是晚一點動手,她都插翅難飛,不用你在這裡多嘴提醒我。」

約瑟扯了扯唇角,冷笑:「我可是為你著想,你真是把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啊。」

「你閉嘴吧。」

凱爾特手中的刀子,往譚暮白的面前遞了遞。

刀尖的冷光跟薄涼的刀刃,都顯得鋒銳而危險。

若是一個正常人,看見刀刃在距離自己瞳孔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下,肯定已經驚恐的後退尖叫,或者是大聲求饒了。

可是,譚暮白沒有。

譚暮白還是像個病人一樣,正正看著凱爾特,眼神雖有焦點,但是面上並無表情。

她這樣,讓凱爾特懷疑的戒備心,又漸漸的鬆懈了。

緊張的神經也慢慢放鬆了。

「我還以為她是裝瘋。」

凱爾特的刀尖,從逼近譚暮白瞳孔的地方撤了回來,轉而將刀刃貼在了譚暮白的臉上。

她的皮膚蒼白,就像是皎白的梨花一樣,吹彈可破。

刀刃往常一貼,輕輕的一走。

鋒利的刀刃就從她的臉上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約瑟看著,沒有說話。

凱爾特看見血從譚暮白的臉上流出來,內心的惡意越發的膨脹起來,他對著譚暮白道:「我真想把你的皮膚從身體上一點點的剝下來,從頭到腳,讓你變成一個血人。」

譚暮白聽著他的話,起初並無反應。

但是,等他的刀子從她的臉上,慢慢順著鎖骨,胸,滑到了腹部的時候。

忽然,她抬手,握住了凱爾特的手。

凱爾特一驚。

將刀子往回抽,刀刃割到了譚暮白的手,使她的手指都給割出了血。

但是,她卻緊緊握住刀子,沒有鬆開。

眼睛也眨了眨,唇角牽動,笑了一下:「凱爾特秘書,我猜你不能如願。」

If you have any kind of questions concerning where and 太快了! – 總裁小說 how you can make use of 新組建的行動二處是黃賢正心血所寄,為了它,黃賢正花費了巨大的代價,其人員必須都是保定系成員,寧志恆雖然是行動處主官,但手中的力量有限,現在必須要馬上參與進去,盡量安插自己的人手。 – 文學怪獸, you can call us at the website.